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501033.com刘伯温论坛 >
电台、地道、药品、谍影重重……曾在这座福州茶栈上演六合属性表
发布日期:2019-09-22 18:13   来源:未知   阅读:

  好不容易到了周末,何不强迫自己静下心,慢下来。花几分钟时间,读一段文字,品一篇文章,相信你总能体味不一样的人生。

  遇见你,遇见我,遇见最美丽的自己,聆听最动听的故事。这里是海都『慢读』,希望与你的遇见,能够让我们彼此之间,感受到更多的美好。

  1938年,4月的一天,一位年轻人走进了下靛街(今下杭路)上的生顺茶栈,此人叫郑挺,他表面的身份是福州台江双虹小学的教员,实则是中共地下党员,来茶栈他是带着任务的。

  不久之前,新四军福州办事处主任王助让欧阳天定和郑挺在福州寻找一处秘密地点,成立“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福州分队,欧阳天定直接提出设在家中的生顺茶栈里。“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是中国领导的以抗日民主为奋斗目标的群众性青年组织(1936年2月在武汉成立),主要任务是宣传抗日方针,传播思想。

  郑挺来“生顺”考察地点是否合适。生顺既是茶王住宅又是工厂,往来茶商众多,还是客栈,为茶商及工人提供食宿。此外,四周有9座房屋毗连相通,前门在下杭路,中国茶叶前十排行榜。后门直通何厝里、黄恒盛布行、上杭街,进出非常方便、隐蔽。茶商和制茶工人等人来人往,很多人互不相识,正好便于开展革命活动。“天定、天年,我又来喝你们家的茉莉花茶了!”郑挺见到迎出来的两位小兄弟,爽朗地笑道。

  欧阳天年(后排戴帽者)、欧阳天定(前排戴围巾者)兄弟与舒诚、高振洋、高力夫等合影

  天定、天年比郑挺要小几岁,是欧阳家的“三少爷”“四少爷”,虽然是富商子弟,但他们的思想进步,和郑挺这样的进步青年走得很近。

  地下党将“生顺茶栈”发展为中共闽浙赣省委秘密交通站的想法并没有太费周折,得到了生顺茶栈的当家人欧阳天定、欧阳天年的父亲欧阳康的默许和暗中支持。

  天定、天年的进步和爱国思想来源于父亲欧阳康。虽然欧阳家的茶叶生意是当时福州最大的,但同时欧阳康更是一位富有民族气节的爱国者。

  1941年4月,日寇第一次侵占福州,鬼子进城,烧杀抢淫无恶不作,欧阳康忧心如焚。

  日本人爱喝福州茉莉花茶,一天,日本兵走进生顺茶栈买茶叶,说是买其实是抢。鬼子、汉奸狼狈为奸,随后逼着要他们家的茶叶,欧阳康铁骨铮铮,声音朗朗:“我的茶叶只卖给中国人,不卖给日本鬼子!”鬼子端着刺刀枪在他脖颈比划,他凛然道:“杀吧,中国人是杀不尽的。”

  几天后,又有两个本地商人代表日本人来到生顺茶栈,劝说欧阳康担任日伪控制的“福州总商会”会长一职,欧阳康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拍案而起,叫家人把这些商人赶出家门。“宁死不当汉奸!”这是欧阳康的底线。

  随后欧阳康号召福州人抵制日货,为防止日本人再来“买”茶,他带头将自家的茶倾倒销毁,拒绝提供给日本人。为阻挡日寇从水路侵入福州,闽江口构筑了阻塞线,他更是作出了惊人的决定:将自家“乾泰”轮船公司的“镇波”“海邹”“澳江”三艘商船全部装上石块,沉入闽江口。

  1942年4月,欧阳康因重病缠身,在怀着对祖国深切的爱和对中华民族沦亡的担忧中辞世。

  欧阳康的爱国精神和民族气节,也深深影响了他的几个儿子,欧阳家的后人先后走上抗日救国之路。其中最突出的是他的大儿子天尧(欧阳家第一个中共党员,解放前牺牲在狱中)、三儿子欧阳天定、四儿子欧阳天年。

  生顺茶栈被选定为中共闽浙赣省委地下党秘密交通站之后,谍战片便在这个家族和这家茶栈中上演了——

  欧阳天年的孙女欧阳芬至今还记得爷爷曾与她说起当时茶栈的布局:“大大小小百多间房子,‘民先’队员在房与房之间设了许多‘机关’,看着从一个房门进去,三拐两拐就可以穿过院子,从隐蔽不易被人发觉的小门走出这座深院,神不知鬼不觉。”

  1938年6月,郑挺、卢懋榘、舒诚、李铁、黄扆禹(欧阳天年的入党介绍人)、欧阳天定、欧阳天年、高力夫、高振洋等在生顺茶栈后屋书斋大厅里召开“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福州分队成立大会,会议由李铁主持,任命郑挺为队长、欧阳天定为副队长、舒诚为党团书记。

  当时,中共闽浙赣省委地下党领导人经常在生顺茶栈办培训班或秘密开会,而所有费用均由欧阳家承担。欧阳兄弟又利用自家电台传送情报,还出资2000多银元,购买了油印机、油墨、蜡纸、刻板等设备材料,在家里刻写印发福州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宣言。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六合属性表就在福州发展了60余名成员。

  “民先”组织队员到福州街头巡回演讲,开设夜校,教唱抗日救亡歌曲,在戏院演出大型抗战话剧,形成一股新的战斗力量。“民先”队员们还办报(《大家报》《时事报导》等刊物),刊登国内外大事,宣传的抗日主张、观点和政策。而这些经费全部由欧阳家支出。

  当时福州抗日的很多大事件都是在这家茶栈中“密谋”出的:1938年9月9日,在“民先”队员发动下,由生顺茶栈出巨资,福州各机关、学校及民众抗日团体5万人,举行“拥护国联援华制日大会”,会后举行抗日示威游行。

  10月19日,福州百余名文化界人士,会集于山戚公祠,举行鲁迅先生逝世两周年纪念大会,走在队伍中的有应邀参加的郁达夫、杨骚等当时全国知名的作家。此后,由郑挺、黄扆禹等做介绍人,欧阳天定、欧阳天年等“民先”积极分子陆续加入了中国,成为福建地下党组织抗战骨干力量。

  1940年冬,欧阳天定接到党组织命令,到上海建立福建地下党交通联络站,联络站由欧阳天年与欧阳天定单线联系,开展上海和福州的联络工作。

  抗战中,欧阳天定为地下党倾其所有,其中包括在上海的产业,连岳父给妻子的6000银元陪嫁,都拿出来作为地下党的活动经费,买了电台以及大量急需的药品送往苏北解放区。

  欧阳天年则继续在福州开展革命工作。天年也利用生意频频外出,护送地下党员至上海。一次,主要领导人李铁要从福州去上海,本想乘坐飞机,但到了义序机场,发现机场的把守森严。为确保稳妥,欧阳天年建议李铁改道,买通了一个水警,掩护李铁从水路安全抵达上海。

  1947年夏,欧阳天年接到了一项任务,党组织让他到福州城外接应一位地下党同志,并将一个电台配件转移出去。天年选定了运送路线,他们就在城外一家旅社接上了头,但由于配件十分重要,天年的上级想再次确认线路安全,亲自前往勘察,而天年此时的任务是留守旅馆保护电台配件。他们约定以四个小时为限,再次在旅馆会合。

  可意外也不期而至,天年的上级混入城中,被叛徒认出,在追捕中不幸牺牲。四个小时过去了,城外小旅馆里的天年意识到行动可能出了意外。

  天年决定仍按原定路线入城。第二天清晨,他带上装着电台配件的箱子,向福州城内出发。快到城门口时天年发现城中似加强了戒备,敌人对过往行人严加盘查,天年放缓了脚步,想着入城之计。

  突然,一部小轿车停在了他的面前,“天年”。欧阳天年一惊,叫他的是以前私塾的同学,在政府内谋职。天年灵机一动谎称刚从茶农那回来,准备进城,私塾同学热情地招呼他一起坐轿车进城。天年坐上车,将箱子往车座后排一放,看守城门的宪兵、警察对此车辆早已熟悉,未加仔细检查便放行了,电台配件也就此躲过了搜查,顺利地送入了高家大院。

  这样的故事,直到后来欧阳芬翻开爷爷的日记才发现,“也许所谓的‘惊心动魄’在爷爷看来,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的事了”。

  1949年之后,欧阳天年夫妻重操旧业,分别在中亭街、下杭街重开了“一枝春”“第一峰”“阜兴春”和“同安”茶叶商店。

  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抗美援朝期间,欧阳天年夫妻一如既往地支援前线,把生顺中亭街“一枝春”最好的高香片作为军需物品支援朝鲜战场。茶叶为何是军需物资?欧阳芬解释说,茶叶在“茶马互市”中就已经是战备军需物资。欧美各国、日本、苏联等都曾将茶叶作为军需重要物资,用于预防败血症。

  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欧阳天年用十多年时间,专心培育“芬雨”单瓣茉莉王、宝珠茉莉、多瓣茉莉,将花种分散在长乐的山间保护性种植,这才留下珍贵的单瓣茉莉花种。

  欧阳芬说:“茉莉花是福州市花,抢救保护珍稀茉莉花花种,这也算是爷爷为福州做出的独特贡献吧。爷爷常和我们孙辈讲故事,但从没以那些独特的经历为夸口,更没有炫耀曾倾家荡产支持革命,直到老人家去世。那么多年的守口如瓶,也许是他长期做地下工作培养的品质。我也是研究了多年的家族史,并与全球后人联系,看了他们兄弟留下的日记和来往书信、领导批示才了解到的。”

  2009年,生顺茶栈被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5年,福州抗日志士纪念墙在三山人文纪念园落成,欧阳天定、欧阳天年的名字被刻在了墙上;2018年,生顺茶栈红色故事入选为中组部“全国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红色故事汇”的学习材料;今年7月1日,生顺茶栈资料被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收藏。

  从1938年生顺茶栈作为中共闽浙赣省委地下党联络站,至沪闽地下交通线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多年间“生顺茶栈”这处党的地下联络站在欧阳康和欧阳天定、欧阳天年的保护下从未被敌人发现和破坏,茶栈一直是中共闽浙赣省委最坚强的地下交通站之一。生顺茶栈在完成使命的同时,也见证了欧阳家族儿女们为革命建立的功绩,为福州的抗日救亡和解放事业做出的贡献。